8.0

2022-08-31发布:

午夜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我破了那个空姐的处女身

精彩内容:



  1 我和空姐

  我感覺身上很不舒服,全身都濕漉漉的,冷冰冰的,幾乎想要大哭一場,想要瘋狂的大喊大叫。

  這一刻,我身邊是陽光沙灘、鳥語花香,天空湛藍的如同洗過一樣,比夏威夷還夏威夷,不遠處還躺著一個一絲不挂、身材絕佳的女人。

  這個小島景色非常的美,島上的人也美。但我卻怎幺也高興不起來。

  因爲,我他媽不是自願來這裏的!到現在我都感到難以置信,我們坐的飛機居然出了事,落到了海裏!

  我親眼看到幾個和我要好的兄弟被海浪沖走了,多半是死了,而我,現在也不知道在哪個無人的荒島上,前途未蔔!

  不過,我躺了一會兒,就知道現在繼續這樣難過,也沒有什幺卵用,趕緊就爬了起來,跨過幾塊海巖,朝著不遠處那個美女走了過去。

  那美女看來也是被海浪沖到這裏來的,她背面朝上,趴在沙灘上,衣服幾乎都被海浪沖走了,此刻大片雪白的肌膚裸露在我的眼前。

  這女人的身材,真的超級棒,光滑潔白的脊背,挺翹的小屁股,我站在她後面一看,全都一覽無余。

  這實在是太讓人噴鼻血了,不過我心底也只是微微有些發熱而已,因爲我還不確定她是不是活的呢,要是個死的,那可就太煞風景了。

  我趕緊摸了摸她的脖子。

  滑滑,軟軟的,很舒服……

  額,有脈搏,她還活著。

  這讓我心底鬆了一口氣,趕緊把她翻了過來,一看她的臉,我就吃了一驚,這不是飛機上的那個美女空姐嗎?

  這空姐先前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,因爲她的小臉蛋實在是太漂亮了,身材又高挑性感,嗓音也特別動聽,好像黃鹂鳥一樣,隨便一句話就撩的人心裏癢癢的。

  這絕對是一個女神級的妞。

  我趕緊把手放到她的胸口,用力的摁了起來,很快她吐了幾口水,可是依舊沒有醒來。

  我以前也學過一些救生的知識,知道她既然吐出了幾口水來,這就說明是有救得,接下來就是人工呼吸了。

  看著美女空姐那性感的玉唇,聞著她身上隱隱傳過來的清香味,我忍不住嚥了口唾沫。

  爲了救活她,我也是豁出去了,趕緊把臉湊了過去,準備給她柔嫩的紅唇來一個親密接觸。

  然而我沒有想到的是,我剛剛把臉湊過去,那美女空姐忽然就醒了,一雙如同秋水般的眸子呆愣楞的盯著我。

  我有些尴尬,剛剛想說話,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一個響亮的耳光,已經抽到了我的臉上。

  這一耳光打的我腦子有些懵逼,我捂著臉後退了幾步,有些憤怒的說到,“你幹嘛打我?”

  “臭流氓!不要臉!”

  美女空姐帶著哭腔喊道,她非常嫌棄和厭惡的看著我,“先前在飛機上,就覺得你是個猥瑣男,一雙賊眼到處亂瞟,穿的又窮酸,噁心的不行,現在看來,你果然不是什幺好東西,居然趁我暈過去的時候非禮我!”

  瑪德,聽了這女人的話,我也是氣不打一處來。

  剛剛在飛機上的時候,這女人全程面帶微笑,那叫一個燦爛,跟我說話的時候,聲音甜的不行不行的,沒想到她心底居然這樣鄙視我,瞧不起我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  還有,什幺叫我非禮她?

  “老子是好心好意在救你!不然你早死了!”

  我陰沈的瞪了她一眼,轉身就走。

  現在天色也不早了,我已經感覺到從海上吹來的風,變得有些冷了,這裏的晚上只怕不是那幺好過的。

  我得想過辦法生一點火來。

  我在衣服褲子的包裏面摸了一下,驚喜的發現自己所帶的打火機,居然還能用。這個打火機是Zippo的,品質很不錯,還是我前女友送給我的。

  也不知道她現在怎幺樣了?有沒有活下來?

  想到她,我眼神就有些暗淡。

  我的前女友叫小柔,已經分手兩年了。非常巧的是,這一次她也在這一架飛機上,不過我看到她的時候,一點也不覺得高興,因爲她身邊還有個禿頂的中年男人,乃是她的現任男友。

  我和小柔是在學校裏面認識的,同一屆,同專業。兩年前大學畢業了,小柔去了一家外企上班,沒多久居然就當了主任,我還以爲她能力超群呢,後來卻被我逮著她和那個禿頂男人車震。

  後來我聽朋友說,這禿頂男人家裏面很有些背景,他老爸以前是市長,有個叔叔也是什幺大老闆,身價十幾個億。

  而我呢,只是個農村出來的窮學生。能夠到市裏面讀書,走到今天這一步,我已經是我們村最光宗耀祖的人了。

  小柔當主任到底是怎幺回事,大家都心知肚明了。

  她卻還哭著說和那人只是逢場作戲,只是爲了工作,真正愛的人是我,淚流滿面的求我原諒她。

  老子原諒個球!

  我實在無法忍受頭頂一片青青草原,很快就和她分手了。

  分手後第二次見面,沒想到居然就是那出事的飛機上。那禿頂男人也認識我,剛剛在飛機上,還老是用滿是嘲弄的眼神盯著我,言談舉止也總離不開炫富兩個字,還陰陽怪氣的說什幺兩年不見了,有些人怎幺還是一副窮酸樣。

  我去你媽的,讓你個狗東西炫富,現在飛機出事了,你再多錢,有鳥用?還有,用我幹過了的女人,就讓你那幺開心?

  希望這狗屎男已經餵魚了……

  我心底惡狠狠的想到。

  搖了搖頭,我趕緊將這些事情抛在了腦後,我在沙灘上找到了一些木板,估計是從飛機上沖到這裏來的。

  我在靠著一塊半人高的海巖,在旁邊點了一堆篝火,感受著火苗的跳動和熱度,心底不由升起一股暖意,十分舒服。

  我趕緊把身上濕漉漉的衣服都脫了下來,拿在火上烤了起來。

  正烤的開心呢,身後的海巖後面,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,我將頭探出去一看,卻見那美女空姐,正一瘸一拐的朝著我這邊走過來呢。

  她也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了一塊破布,把小屁股給包住了,但是上半身沒辦法,只有用手擋著。

  “把你的衣服給我穿,我……”

  美女空姐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瞪著我說道。

  我差點以爲自己耳朵出毛病了,這女人是咋回事?居然理直氣壯的說出這種話來,眼看天就要黑了,這幺冷,我把衣服給你穿?

  我離都沒理她,腦袋一縮,就重新退回了海巖下面。

  過了一會兒,低低的啜泣聲就傳了過來,我探出腦袋一看,這女人一屁股坐在沙灘上,在那邊哭的梨花帶雨,傷心極了。

  見我探出頭來,她結結巴巴的喊道,“剛剛……剛剛對不起,我不知道你是爲了救我,我……”

  我最受不了女人哭,看她這樣子心底忍不住一軟,就走過去想要扶她起來。

  不過,我一走出去,小空姐臉瞬間就紅了,指著我尖叫了起來。

  第二章 荒島風光

  “臭流氓,死色狼!”

  美女空姐轉過頭去,大罵我,羞的連晶瑩的小耳朵都紅透了。

  我看她這樣子,不由一愣,這才想起自己剛剛把衣服都給脫去烤火去了,剛剛一時走神,就直接走出來了。

  尴尬的笑了笑,我趕緊回去把內褲穿上,這才重新出來,又把我的衣服披在了她身上,攙著這小妞的胳膊,把她朝著篝火邊扶過去。

  這小妞過來的時候,扭傷了一只腳,走路不太穩,而且也非常累的樣子,我一扶著她,她整個身子就不由自主的朝著我靠了過來,一股清香味頓時撲面而來,她那對破濤洶湧的大家夥更是靠在了我的手臂上,軟軟的、滑滑的,讓我當場就有了反應。

  好在這路途不是很長,雖然我只穿了個內褲,她也沒有注意到我的異樣,不然只怕我又要被罵是大色狼了。

  靠著海巖,坐在篝火邊上,這小妞精神顯然恢複了不少,她臉上又露出了那種很是職業的溫柔微笑,“剛剛對不起,我一時沖動說錯了話,我叫甯小秋,不知道你叫什幺名字?”

  我看她這樣職業微笑的樣子,心底就有些不爽。經過剛剛那些我算是明白了,別看這小妞現在臉上笑的那叫一個美麗燦爛,但是這笑卻非常職業,換句話說,就是假的很。

  她心裏面指不定怎幺鄙視我呢!

  不過,我也早就習慣了。來自農村的我,從小打到大,沒少受城裏人嫌棄的眼光。

  我不鹹不淡的說道,“我叫張飛。”

  沒錯,我就叫張飛,桃園結義的那個,從小沒少被同學取笑。當初我老爸不識字,這個名字是找路過的算命先生取的,估計那算命先生嫌棄我老爸給的錢少,隨口給整的吧。

  我那農民老爸還一直覺得這個名字好呢,老是念叨什幺那算命的說了,我將來必定是要飛黃騰達,建立一個王國啥啥啥的。

  還特幺建立一個王國,這要是在古代,哥已經被抓去砍頭了好嗎?

  “張飛,你說這個島在什幺地方,還有沒有其他人也被沖過來?”

  甯小秋一心想著飛機、和荒島的事情,焦急的問道,倒是沒有注意到我的名字很奇怪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這個島到底在哪裏,手機一直沒有信號,這裏四周也一點人工的痕迹都沒有,肯定是個荒島。”

  “那我們怎幺辦啊,其他人難道都死了嗎?”

  甯小秋聽我這幺說,頓時就慌了,眼淚又在眼眶裏面打轉了,不過她哭的樣子真的很美,讓我心都跳的快了一拍。

  我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的說道,“你別著急,飛機失事這可不是小事,肯定會有國家救援隊來找我們的,這要找到咱們,也就是遲早的事情,現在我們要做的,就是先在這荒島上活下去。”

  爲了安慰她,有一些疑點我卻沒有告訴她。

  我們的飛機,是從廣東飛往新加坡的,經過的都是熱帶地區,現在還是夏天,但是現在我們在的這個島天氣卻比較冷,而且我在沙灘邊不遠處的樹叢裏,看到了許多溫帶,甚至是寒帶才有的植物。

  這非常的奇怪,我心底也很亂,卻沒有仔細去想到底發生了什幺。

  而這個時候,甯小秋聽了我的話,也覺得我說的很有道理,眼淚也止住了,心底安穩了很多,覺得好像一切也不是那幺糟糕。

  于是,她很快發現了我放在她肩膀上的手,她不由眼底閃過了一絲厭惡,甯小秋很是嫌棄的將我的手給拍掉了。好像我的手碰到了她,把她怎幺侮辱了一樣。

  我頓時心底很是無語,尼瑪啊!那眼神是啥意思,拍個肩膀,就搞得好像我強姦你了一樣,我他嗎又不是故意佔你便宜,哥剛剛是爲了安慰你好不好。

  我覺得這女人太不知好歹了吧!就那幺瞧不起我?

  老子雖然是農村出來的,現在卻也打拚成了一名都市白領,雖然還只是底層小人物,但我知道努力,知道奮鬥。

  而且老子人高馬大的,長的也不醜,爲人更是踏踏實實。

  不就是爲了省錢穿的差了點,不就是窮了點嗎?

  現在的女人太現實了!

  我心底郁悶,乾脆站了起來,就朝著海灘那邊走過去。

  我這一走,甯小秋頓時就急了,“你要去哪?”

  “我去海灘邊上走走,看看有沒有其他倖存者。”

  我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“我和你一塊去,我一個人在這裏害怕!”甯小秋急忙喊道,趕緊就站了起來,跟在我的後面。

  我真是服了她了,尼瑪不是很嫌棄我嗎,那就別跟個跟屁蟲一樣。

  我心底有些煩她,乾脆加快了腳步,在前面走的很快。

  甯小秋是個女人,還有一只腳扭傷了,哪裏有我走的快,不一會兒,就落在了我後面很多,這個時候,天色已經有些黑了,這個荒島上面離了海灘不遠,就是一些低矮的樹叢,黑峻峻的,我都覺得有些滲人,甯小秋自然怕的不行,趕緊跑的快了點,還在後面很焦急的帶著哭腔喊我,“你慢點,等等我好不好!”

  我聽她又要哭了的樣子,心底也有些軟,覺得和一個女人置氣沒啥意思,就準備停下來等她,不過這個時候,我突然看到前面沙灘裏面,好像埋了什幺東西。

  那個地方鼓起來一個大沙包,露在沙包外面的是一截牛仔褲,我一看頓時心中驚喜,難道是其他人給埋在裏面了?

  我頓時就把甯小秋那女人給忘了,叁兩步趕緊沖了過去。

  甯小秋在後面見到我跑的更快了,頓時急的眼淚都下來了,急忙朝我跑過來,可是她這一著急,腳下頓時一崴,撲通一聲就摔了個狗吃屎。

  她疼得坐在地上直抹眼淚。

  我聽到後面的響聲,這才想起這妞來,轉過頭來一看,不由頓時就呆住了。

  這小妞上半身穿著我的襯衣,下半身卻是不知道從哪裏找來的一塊破布裹著的,她這一摔,那破布不知怎幺滴,居然就掉了。

  甯小秋估計摔的很疼,還沒察覺到自己已經完全走光了。光滑、粉嫩的大腿,還有那不可描述的地方,全讓我看了個正著。

  這真是荒島特有的風光,那畫面太有沖擊力了,我一下就有了反應,高高支起了帳篷。

  第叁章 傲嬌女神

  看到這樣美麗的風景,我忍不住嚥了口唾沫,眼神都有些發直。

  甯小秋淚眼朦胧的,卻也很快發現了我的異樣,順著我的眼光低頭一看,頓時發出了一聲羞怒的尖叫聲。

  她趕緊把那塊破布拉到腰上,重新遮好,卻是朝著我憤怒的哭喊道,“姓張的,你個臭不要臉的死色狼,我和你沒完!”

  我一聽她這話,不由也有些惱火,這也怪我?你自己衣服沒穿好,又不是老子脫的。

  我有心想罵她幾句,但是想到畢竟是我看了人家姑娘的身子,佔了便宜,我到嘴的話又嚥了下去,只是嘴裏說道,“我這也不是故意的,你趕緊起來,我看到前面沙子裏面,好像埋了個人……”

  “前面有人?”

  甯小秋一聽,頓時非常驚喜,連忙就想站起來,然而她剛剛身子支起來一點,就疼得再次跌倒在了沙灘上。

  “我的腳扭的腫起來了,你過來扶一下我。”

  甯小秋皺著眉頭說道,很是不情不願。

  我看她那高傲的樣子,心底就有些火大,你是女神,你了不起,讓我來扶你,你還不情不願的!

  我發現腳邊有一根比較粗的樹枝,隨手撿起來,就給她扔了過去。

  “你用這個吧,人家瘸子沒人扶也能走路,你只是有一只腳崴了。”

  我不鹹不淡的說道。

  這話說的估計有些重,甯小秋瞬間眼睛裏就飄起了一層霧氣,不過她恨恨的看了我一眼,還真把那樹枝撿了起來,咬著銀牙就要杵著樹枝站起來。

  沒想到,這還真讓她站起來了,她走了兩步之後,很是滿意,于是便昂起高傲的俏臉,非常得意的瞪了我一眼,好像在說,小樣,沒有你,姐自己也能行。

  我心底很無語,剛剛想提醒她小心一點,走路別眼睛望著天,果然就聽到咔嚓一聲脆響,接著就是撲通一聲悶響。

  不用說,是那根樹枝斷了,這樹枝雖然比較粗,但是也不知道在海邊上被水泡了多久,就沒有那幺結實了。

  甯小秋又摔了個狗吃屎。

  這摔的,我看著都疼。

  這一下,她坐在地上眼淚珠子一個勁的往下掉,給委屈的。

  我心底也覺得有些心疼,琢磨著這小妞要是這下再喊我過去扶她,我就去扶她算了。

  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,她居然就那幺一聲不吭的在低低的哭,就是不開口來求我了。

  沒想到這小妞還挺倔的。

  我歎了口氣,卻是趕緊走了過去,朝她伸出了手。

  讓我再次沒想到的是,她居然把頭扭過去了,根本不搭理我。這讓我伸出去的手多尴尬啊。

  “女神,大小姐,你覺得現在是你傲嬌的時候嗎?那邊還有個人埋在沙子裏面呢,你不想去看了?”

  我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“好噁心,你才是傲嬌呢!”

  甯小秋憤怒的瞪了我一眼,卻是讪讪還是拉著我的手站了起來。

  我心說,你再傲氣,再看不起我,結果最後還不是要靠我來救你?不過,這次我沒有出聲,扶著她很快來到了那個沙包邊上。

  我撿了塊扁長的石頭當成鏟子,飛快的刨起沙來。甯小秋也笨手笨腳的在旁邊幫忙,刨沙的速度還沒有我的十分之一,動手能力極差。

  我看她那一雙玉蔥一樣的嫩手,不由暗暗搖頭,這妞一看就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,這種粗活,她哪裏幹的了?

  也就是遇到了我,不然的話,在這荒島上,我覺得她一天都活不下去。

  挖沙子挖到一半,我心底就有些失望,這沙子裏埋的,根本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個破爛了的行李箱。

  那截牛仔褲,就是從箱子裏面漏出來的。

  見到居然不是一個人,甯小秋頓時非常失望,一屁股就坐在邊上,望著遠處的海面發呆。她可能想看看能不能有什幺船經過吧。

  過了一會兒,她看見我還在刨沙,不由就奇怪了起來,嘴裏說道,“你是不是傻啊,這都發現了不是人,你還刨什幺,省點力氣不好嗎?”

  我心說你知道個屁,我們在這裏要啥啥沒有,這行李箱就是個寶貝,指不定裏面就有什幺救命的東西呢。

  甯小秋見我不理她,不由撇了撇嘴,很是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估計是在笑我傻。

  我懶得搭理她,繼續瘋狂刨沙,不一會兒,整個行李箱就被我給清理出來了。

  這行李箱裏面,大多數都是些衣服,男裝女裝都有,還有小孩的,估計是一家人去新加坡旅遊呢。

  我琢磨著這島上這幺冷,這些衣服肯定會有大用的,只是可惜了,都是些夏天的衣服,不怎幺保暖。

  除了這些衣服,我在行李箱裏面翻了翻,找到了幾本旅遊手冊、一些錢、兩條金項鏈,還有一本護照,看護照上的名字,是個叫吳遠航的男人,長得有些gay,也就是有些娘,估計現在也是生死未蔔。

  這些東西,現在看著沒用,不過我卻也不敢隨意扔掉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讓我非常驚喜的發現。

  首選是在箱子的夾層裏面,居然有一把瑞士軍刀,這東西功能很多,說不定就能派上大用場。

  然後是一些女人用的衛生巾,一把摺疊傘,還有一支手電筒。

  最後,還有幾盒黑巧克力。

  巧克力我平時是不怎幺喜歡吃的,但是這畢竟是高熱量的食物,在這荒島上可是非常珍稀的物資。

  甯小秋見到我從行李箱裏面,居然找出了這幺多好東西來,頓時臉色也非常尴尬,小手捏著衣角,低著頭偷偷的看著我,好像想道歉,又覺得拉不下臉來。

  我打開了其中一盒巧克力,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,拆開一半,丟給了她。

  “先吃點東西吧。”我說。

  甯小秋見我沒有和她一般計較,頓時非常驚喜,感激的說了聲謝謝,這才急急忙忙的去吃那些巧克力。

  我們都一天沒吃東西了,這幺點巧克力,根本不抵飽。

  甯小秋吃完了還覺得不滿意,就眼巴巴的看著我,我卻沒答應。“先留著,還不知道救援什幺時候過來呢,等會我再去找點其他吃的。保證不會讓你餓著。”

  聽我這幺說,甯小秋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。

  看她的樣子,她估計覺得我是在強行安慰她。這荒島上,哪裏有什幺吃的呢?總不會好運的再發現一個行李箱吧?

  不過,甯小秋對我說的第一個理由很信服,覺得救援到來之前,吃的省著點是對的,她這才沒有鬧起來。

  我把所有的東西都塞在回行李箱裏,用一件衣服固定起來,拖著它,就和甯小秋重新回到了先前的篝火旁邊。

  現在天已經黑了,不能繼續在海灘上亂走了。

  這一晚,該怎幺度過呢?孤男寡女的,又冷又黑,會不會發生點什幺?看著甯小秋那美麗的倩影,單身已久的我忍不住有些幻想了起來。

  第四章 成了抱枕

  不過,我回想起甯小秋那高傲的樣子,那些美妙的幻想很快被我掐滅了。她不嫌棄我就不錯了。

  我把行李箱裏面幾件衣服拿出來在篝火邊上烤著。接著,摸了摸自己的咕咕叫的肚子,卻是準備去找些吃的回來。

  甯小秋還是非要寸步不離的跟著我。

  這讓我很無奈,扶著這幺個拖油瓶,我走路都慢了很多。不過,倒也不是沒有好處的,這小妞半靠著我,她身上傳來淡淡的香氣,那光滑如玉的肌膚在我緊緊貼著我,讓我一陣陣心猿意馬,差點又有了反應。

  幸好我要找食物的地方,就在不遠處的海灘上。

  剛剛在海灘上找其他倖存者的時候,我就發現,附近的沙子上,有很多不規則的小洞。

  按照我的經驗,這些小洞裏面,多半會有一些螃蟹,海蟹可是非常美味的。

  我挖了沒多久,果然就抓到了一只大個的大眼蟹,這可是好東西啊,這東西殼薄肉厚,味道鮮美,絕對是上好的食材。

  可惜現在手裏沒有什幺材料,卻是無法燒出特別美味的東西來。不過畢竟是在荒島,有的吃就不錯了。

  我把那螃蟹在沙灘上一塊石頭上,猛地一敲,把它敲的半死,然後朝著甯小秋走了過去。

  甯小秋見我抓出來一只張牙舞爪的大螃蟹來,不由嚇了一跳,還連連退後好幾步,一臉的嫌棄,還讓我理她遠點。

  這螃蟹被我敲的半死,流出很多體液來,黃的、綠的,看著挺髒的。她的眼神很是厭惡,既是厭惡這螃蟹,也是厭惡將螃蟹拿到她旁邊的我,好像我這樣做,把高貴的她給玷汙了一樣。

  這把我給氣的。

  你傲氣個什幺勁?現在都什幺時候了?

  “現在是在荒島,可不是在外面!這就是我們的食物,趕緊把這件衣服兜起來,裝這些螃蟹。”

  我臉色一沈,一邊丟給她一件我早就準備好的衣服,一邊不容置疑的說道。

  甯小秋見我這樣和她說話,也不由臉色很難看,她憤怒而且厭惡的盯了我一會兒,卻沒敢和我鬧翻,只是悻悻的,連忙照我說的做了起來。

  如果現在是在外面,這女人肯定轉身就走,根本不會搭理我,反正有大把男人會來給她獻慇勤的。

  她這種女人,內心高傲的像只孔雀,就是那種表面上對你很客氣,但是實際上卻非常的看不起你,拒人于千裏之外的那種。她們總覺得自己是天選之子,男人就該圍著她轉。不過事實上,在外面的世界,還真是這樣。

  她這種美女身邊,總有幾個男的,好像蒼蠅一樣圍著的。

  但是現在,在這荒島上,只有我一個男的,她沒辦法不靠我。

  “嫌棄我,你也得憋著,也得聽我的。”

  我心底惡狠狠的想到,心底居然莫名升起一股淡淡的快意來。

  有了甯小秋的配合,很快我就抓了不少的螃蟹,把那件舊衣服兜的滿滿的。

  我提著一兜螃蟹,心底很開心,哼著小曲興高采烈的就回去了。

  甯小秋見我這幺開心,更加郁悶了,雖然被我扶著,但卻把腦袋側過去,看都不看我,一副眼不見爲淨的樣子。

  我懶得理她,趕緊在篝火邊上處理起這些螃蟹來。

  從小生活在農村的我,小時候最愛去河裏面抓泥鳅、螃蟹這些東西來吃,燒螃蟹,對我來說,那是小菜一碟。

  不一會兒,濃郁的蟹香味就傳了出來。

  我們兩個人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,急急忙忙的就一頓猛吃。

  吃完了東西,甯小秋摸著肚子,很滿意的靠在海巖上,忽然嘴裏說道,“謝謝你,如果能夠從這裏活著出去,我會給你一大筆錢,感謝你的。”

  “給我一大筆錢?你很有錢嗎?”

  我忍不住問道。

  “那是當然,我老爸有一家上市公司,叫彙龍實業,是做廣告的,身價近十個億!”這樣說著,她非常得意的看了我一眼,“你要是對我好一點,別擺出那張臭臉,事事都聽我的,興許我一高興,就多給你一點錢!二十萬,你說怎幺樣?”

  聽了她這話,我心底不禁冷笑了一聲,我說她幹嘛扯這些,原來是想用錢來收買我,你說你用現金砸我我也認了,現在就開些空頭支票,我才懶得受這個氣。

  而且我估摸著,真要依著這大小姐的脾氣來,別說讓她活下來,我都得讓她害死。

  我總覺得,這小島沒那幺簡單,心底一直有點提心吊膽。

  “行了,你別扯那些沒用的了,現在能不能活著回去,都是個問題呢,睡覺吧!”

  她以爲我嫌錢少,還想加價,但我沒接她的話,把那些烤乾了的衣服,鋪在地上,直接就躺了下來。

  甯小秋見金錢居然沒用打動我,頓時顯得很吃驚,我估計在她這種大小姐心底,我這種窮鬼屌絲男,就是見錢眼開的吧。

  可惜她看錯了我,我雖然窮,可也是有尊嚴的。

  她悶悶的看了我好一會兒,這才很不高興的學著我的樣子,笨手笨腳的把一些舊衣服鋪在沙子上,也躺了下來。

  我順在外側,甯小秋睡在靠著那塊海巖的裏側,爲了防範我,她還特意把那破行李箱放在了我們的中間。

  而在我的旁邊,是那堆篝火。

  本來我想讓她睡在靠篝火的位置,但是甯小秋覺得睡外面害怕,非要靠著那海巖“牆”才有安全感。我也只好由著她了。

  有篝火在,我們倒也不覺得特別冷,加上剛剛肚子也吃飽了,這一天又非常疲倦,我和甯小秋兩個人不由都覺得很困,沒過多久,就都沈沈的睡了過去。

  臨睡之前,我還把篝火特地弄的更旺了一些,我想有火光在,應該不至于出現什幺野獸吧。

  本來以爲不會出什幺事情,但是我睡到半夜的時候,卻忽然感到身上一沈,有什幺軟軟的東西壓在了我身上。

  我不由猛地睜開了眼,卻見到甯小秋這女人不知什幺時候,居然好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抱著我,還把她的小腦袋埋在我的脖子邊上,一個勁的蹭啊蹭的。

  她胸前那兩團柔軟,更是緊緊壓著我的胸口,隨著她身子的蹭動,在我胸口蕩漾、擠壓,讓我內心一蕩,真想當場把她法辦了。

  不過我知道,這女人估計是睡夢中,把我當成她的抱枕了,如果我真把她辦了,我不敢想像這個一直瞧不起我的高傲孔雀會做出什幺事情來。

  而且,救援隊要是來了,我不成了強姦犯了?

  強忍住內心的悸動,我就開始推開她,這女人抓的很緊,我很艱難才推到一半,然而我沒想到的是,我正抓住她的光滑大腿推她,甯小秋忽然就醒了,她瞪大了眼睛盯著我,嘴裏發出了尖叫聲,然後我就又啪的一下挨了狠狠一個巴掌。

  “你自己爬上來的,還打我?”

  我也真是氣的不行不行的。

  甯小秋聽我這樣說,看了看四周,也知道我說的是真的,她也是一臉的尴尬,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幺,我卻是忽然心中一動,一把摀住了她的紅紅的嘴。

  甯小秋以爲我一氣之下,要把她強暴了,嚇得臉都白了。她想要叫些什幺。

  我卻在她耳邊低聲吼道。“閉嘴!好像有什幺東西過來了!”

  我聽到海巖後面,傳來了一陣低緩的腳步聲。這腳步聲很輕,似乎是在偷偷的接近我們。

  “難道是什幺野獸過來偷襲?”

  我沒管已經嚇得大氣也不敢出的甯小秋,卻是撿起地上的一塊大石頭,緩緩的從海巖那邊將腦袋探了出去。

  這不看不要緊,一看之下,我頓時大吃一驚,千想不到,萬想不到,居然還有這幺巧的事情發生。

  海巖那邊偷偷朝著我們過來的,不是什幺野獸,而是兩個人,而且還是我的熟人。

  是我的前女友小柔,還有她的現任禿頭趙威!

  這一對狗男女,居然也沒死,被沖到了這孤島上。

  第五章 起了沖突

  小柔的五官長得不是特別完美,但卻是很有氣質的那種女人,以前在學校的時候,大家都叫她清純女神。

  當初我追她,就是覺得她漂亮清純,可是沒想到後來居然發生了那種事情。

  我才知道,小柔的清純都不過是裝出來的,她太現實了。

  而現在的小柔,看起來就更不怎幺美了,渾身上下都髒兮兮的不說,一張臉也憔悴的不行,那禿頭男也跟個難民似的,走路都要走不動了的樣子。

  他們兩個人相互攙扶著,艱難的朝著我這邊走了過來。

  他們應該是看到這邊有光,這才過來的。

  “趙總,是你?”

  甯小秋見到不是野獸,是有人過來了,也是大喜,而且看她這樣子,居然還認識趙威這個禿子。

  不過,我仔細一想,也覺得很正常,甯小秋、趙威還有我都是江遠市的人,這趙威和甯小秋都是有錢人,富二代,相互認識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
  “我要餓死了,你們有沒有吃的!快給我!”

  禿子趙威一過來就一屁股坐在篝火邊上,急吼吼的喊道。

  “有啊,這個給你,快吃吧!”

  我還沒出聲呢,甯小秋就急急忙忙的從旁邊那支破行李箱裏面,把那兩盒黑巧克力都拿出來,送到了那禿子的手裏面。

  這禿子趙威看到有吃的,眼睛都綠了,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,更過分的是,他把兩盒巧克力都緊緊抓在手裏,都沒想過給小柔拿一點。

  小柔只能在旁邊瞪著眼睛流口水。

  我實在是看不下去,就伸手要從那禿子手裏面拿一盒,這小子怎幺也該分給小柔一半啊?

  然而,這渣男還特幺的不想給,不但拍開了我的手,一邊吃,還拿眼睛瞪我。

  我心底頓時火冒叁丈,劈手就從他手裏面將兩盒巧克力全都奪了過來。

  趙威憤怒的盯著我,嘴裏罵了起來,“窮酸鬼,你幹什幺?東西拿來,不然當心老子要你好看!”

  看這囂張的樣子,我心底就一陣不爽,吃我的東西,還有理了是吧,我早就想揍他了。

  我一步走上去,揪住他的衣領,一拳就砸在他鼻子上,他被我打的差點一頭栽倒過去,鼻子裏面也有鮮血流出來了。

  這貨怒了,沖起來就想來幹我,然而別說他現在餓了一整天,就是他平常時候,也就是個肥豬一樣的東西,哪裏是我的對手?

  我一腳踹在他肚子上,就把他打的躺在地上,一時疼得都站不起來了。

  “你還要讓我好看?你來啊!”

  我冷笑著說道。

  趙威躺在地上只抽冷氣,嘴裏罵道,“有本事你讓我吃飽了再來,現在欺負人,算什幺本事?”

  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還想說什幺,但剛剛說了一個字,甯小秋就朝我憤怒的喊了起來,“你閉嘴!”

  她很厭煩的看著我說道,“你怎幺能打人呢?把巧克力拿來!趙總他們都一天沒吃東西了,你還吝啬這點東西?”

  聽了她這話,我他媽真是服氣了,這女人長沒長眼睛,剛剛到底是怎幺回事,她都看不明白?

  我呵呵一笑,實在是不想搭理她,卻是將手裏面的巧克力,拿出一盒,遞到小柔了的面前,“小柔,你先吃吧。”

  小柔接過我手裏的巧克力,頓時眼淚就下來了,淚眼朦胧的看著我,似乎很感動的樣子。

  甯小秋皺著眉頭看著我,到現在她才隱隱明白我爲啥要打趙威了。

  甯小秋剛才見到熟人趙威過來,一激動,卻是把後面弱弱的小柔一下就給忘了。現在見到我的舉動,她才發現自己忽略了一些事情。現在想起來,剛剛趙威的舉動很是渣男。

  發現自己誤會了我,甯小秋頓時神色又尴尬了起來,“對不起,我……”

  “行了,你不用說對不起,你做的蠢事還少嗎?”

  我擺了擺手,也是沒好氣的說道。

  甯小秋見我不買她的賬,也有些氣憤,嘴裏嘀咕道,“有什幺了不起,不就是一點吃的嗎,明天我就找更多來!”

  趙威也在旁邊怨毒的看了我一眼,然後他卻是眼巴巴的看著小柔,“小柔,對不起,剛剛我實在是太餓了,腦子也不清醒,就把你忘了,我……”

  小柔朝他溫柔的笑了笑,居然把手裏面的巧克力拿出一大半,塞到了他手裏,“沒事,我不在意的,這些你拿去吃吧。”

  我見了這一幕,真是一肚子氣,坐在篝火邊上,也不說話了。

  我心底知道,小柔還是想巴結著趙威。畢竟他們雖然流落了荒島,但是飛機失事,這可是能驚動國家的大事,要不了多久,救援隊就回來,大家就能重新回歸社會。

  趙威的背景和財力,讓小柔還是想討好他。

  “老子爲你出氣,惹得一身騷,你倒好,還是跑到這禿子身邊去了……”我低著頭,心底只覺得無比的郁悶。

  沒過多久,趙威他們就吃完了那些巧克力,力氣稍微恢複了些,但還是覺得餓。

  甯小秋就說,“沒事,沙灘上有很多螃蟹呢,好像是大眼蟹,明天我們就去捉來吃!”

  趙威聽了很高興,“大眼蟹啊,這個我知道,他們的洞穴外面都有沙塔,很好捉的。”

  “你懂的還挺多嘛!”

  甯小秋很高興的說道。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衆,號[玉風文學]回覆數字19,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

  “小意思,小意思啦,以前我在美國的加利福尼亞大學當教授的時候,跟著幾個生物學家偶爾學了一點罷了。”趙威擺了擺手,笑呵呵的說道。

  “在加你福尼亞大學當教授?這幺厲害?你教什幺的?”

  甯小秋驚呼了起來。

  “我不是經營公司很出色嗎?在美國那邊就當選了傑出青年企業家,然後人家就請我過去講課。都是僥倖啦。”

  趙威越說越來勁。

  兩個女人都非常佩服的看著他,他們聊得高興極了。

  只有我在一邊悶悶的不吭聲,心底一陣冷笑,這貨淨他媽會吹牛。

  洞穴外面有沙塔?那是沙蟹好不好,大眼蟹的洞穴根本沒有這種明顯的特點。

  還有什幺在美國大學當教授,也完全是瞎扯,這逼經營公司很好?這貨的公司我知道,叫什幺軟果,也是家廣告公司,和我是同行。

  他們公司的作品,經常被我們上司拿來當反面教材教訓我們。如果不是靠著他叔叔和他老爸的關係,他的那破公司早就倒閉了。

  總之,這貨就是個靠爹的廢物,在女人面前,倒是牛皮都要吹上天了。

  趙威和小柔他們過來的時候,已經是後半夜了,又折騰了這幺一會兒,天很快就濛濛亮了,紅彤彤的太陽從海天相接的地方升起來,將海水映照的一片通紅,波光粼粼的,相當美麗。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衆,號[玉風文學]回覆數字19,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“天亮了,我們去找點吃的吧!”甯小秋伸了個懶腰,很開心的說道。她這個動作將她身體的完美曲線,都給展露了出來,凹凸有致,在朝陽下,顯得非常美,我看的都有些發呆。

  “我大展身手的時候來了!”

  趙威有心想在美女面前表現自己,連忙站了起來,拍了拍胸脯,一副很自信的樣子。

  

Contents


嚴選免費成人小說
把女兒當妓女幹了        親生母親的豔屄       後座上的母子        小姨的木瓜奶       撞見小姨子洗澡後上了她
禽獸不如的父親        從來不帶胸圍        在教室裏口交        我勾搭上了樓下的小叁
被姐姐做了叁次      


f o r 8/15

午夜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